杜秋娘:沉浮一生,歌不尽大唐诗

“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,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

很多时候,诗词读起来耳熟能详,却不知作者姓甚名谁,家在何方。

最先看到这首诗时是在《全唐诗》中。

少不更事时,爱翻阅典籍,便以为这首诗与“与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”一般劝勉人勤奋读书的,后来才知原来是一位女子之作。

而这样一首诗歌,却贯穿了这个女子的一生,却见证着她的荣辱兴衰,陪伴着她走过日出日落,历尽大山大河。

她是杜秋娘,歌是《金缕衣》。

1.古来得意不相负

杜秋娘,是江南润州人,江南烟雨醉春风,培养出来的,尽是像她这般才情兼备的女子,她的出身史书上也尚无记载,只有短短一句:“”杜秋娘,江南润州人。“”便概括出了他15岁之前不为人知的身世与人生经历。

他崭露头角的时候是15岁。

镇海节度使李锜以重金将杜秋娘引入府中为歌舞伎,那时他才刚15岁。

她不满于只表演别人编好的节目,便自己谱写了一曲《金缕衣》,李锜被她的容貌与歌声所吸引。

不知道她愿不愿意,就这样,15岁的他却做了一个60多岁的人的妾。

可真是“一树梨花压海棠。”

这对于杜秋娘来说,幸又不幸,古来歌伎在滚滚红尘中,都想找到那个可依可靠的那个人。而他找到了一个让他可以倚靠的人。不幸,便是这个人并不是他能够相伴一生安稳可靠之人。

就像《琵琶行》里的歌女:少时“五陵年少争缠头,一曲红绡不知数。钿头银篦击节碎,血色罗裙翻酒污。”年龄稍长后,便是“门前冷落鞍马稀,老大嫁作商人妇。”嫁做人妇之后,境遇凄苦,虽然找到了可以依靠之人,但还是会:“去来江口守空船,绕船月明江水寒。’

当时的大唐,“安史之乱”尚未被人遗忘,节度使的权力相当于汉朝时期的藩王,有着自己的兵力,可割据一方。

唐德宗李适驾崩后,李诵继位为顺宗,仅八个月后便传位于儿子李纯,是为唐宪宗。

宪宗试图削弱节度使权力,李锜不满,举兵反叛,最后被杀。

自古君王与臣下之间的博弈,都是踩着重重白骨。权利的牺牲品数不胜数,他们默默无闻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
如果不是那首《金缕衣》,她也会被作为一个牺牲品,不会被人记起。

2.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
李锜身死后,杜秋娘入宫为奴,她不擅长伺候别人,可傍身的,只有她的歌舞与才华,于是他重操旧业,当起了歌舞伎。

有一次她在宴会上,表演了旧时曲目《金缕衣》。歌声琵琶声,如泣如诉,如怨如慕,杜秋娘本身就明艳雅洁,气韵才情俱佳,再加上动人的歌声。宪宗很容易便被他感染。才子佳人便这样坠入了爱河,她也被封为了秋妃。

宪宗年轻气盛,性情浮躁,杜秋娘温柔宽容,他们两个人,性情互补,情趣相投,成了一段佳话。

他也找到了那个可以携手,且可以深情到白头的那个人。

他是唐宪宗的妃子,伴侣,同时也是在他抑郁不得志时为它温柔开解的红颜知己。也是能够陪伴他共同经历世事艰辛,品味人生百味之人。

人这一生总会遇到一个惊艳了岁月的人。

求妃杜秋娘便是那个唐宪宗生命中不可多得的人。

宰相李吉甫劝他可以广开后宫。他说:“天下已平,陛下宜为乐。”

而他却说:“我有一秋妃,足矣。”

他们曾徜徉过山水之间,曾高歌于花前月下,也曾共剪着西窗红烛,然而他俩却不像杨贵妃与唐玄宗那般,唐玄宗晚年享乐大于政业,最终导致了安史之乱,而最后却将国家战乱分裂之责全推在了一个女人身上。

盛世时她是大唐的美人,乱世时她就成了大唐的罪人。

他深知不能像杨贵妃一样,落得马嵬坡自缢的下场。虽说古来“后宫不得干政”,但她可以不在明面上参与,不着痕迹,潜移默化的用自己的才智,帮助皇夫排忧解难,参与国家大事,为万民谋福。

宪宗执政之初,对藩镇采取削弱强压的手段,以此来提高中央集权度,但藩镇节度使纷纷不满。后来宪宗放弃削弱藩镇,国家才得以安定太平好手下大成,有人劝她用严刑厉法治天下。秋娘闻言曰:王者之政,尚德不尚刑,岂可舍成康文景,而效秦始皇父子?”

宪宗变依,以德治天下。

他们一直相扶相依,杜秋娘度过了生命之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。

3.算空有并刀,难剪离愁千缕

一切的绵绵情意,在元和十五年的春天戛然而止。

昨天的一切皆在眼前,再回首,蓦然发觉,物非人非。

元和十五年的春天刚过。宪宗便这样不明不白的驾崩于中和殿之中,那时的秋娘,已经30多岁了。

当时的宪宗朝,宦官势力庞大,竟无人敢深究唐宪宗的死。

24岁的太子李恒嗣位,是为唐穆宗。穆宗任命她为他儿子李凑的博姆,也就是辅导,保育贵族子女的人。而她也幸不辱命。李凑被她教育得知进退,懂礼节。

唐宪宗爱女色,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,三十岁还未到,便归天了。

15岁的李湛即位,为唐敬宗,可不久后,他又在宫中被刺身亡。

看着三代帝王更迭,大唐的江山在风雨中浮浮沉沉,她何其不忍,可是宦官势力之大,积弊之深,并不是以她一人之力就能铲除的。

离愁别绪上心头,她也不想她所生所长所信仰的大唐沦为宦官手上的东西。便联合当朝宰相宋申锡密谋,决定除掉宦官首领王守澄,立李凑为帝。

可谁知计划却被王守澄得知。她所做的努力,最后付之一炬。

被她养得很好的李凑,最后贬为了庶民,为国为民的宰相宋申锡则被左迁为江州司马。而历经三朝的她被削籍为民,返归故里,结束了那段“折花”岁月。

4.思悠悠恨悠悠,恨到归时方始休。

《旧唐书·李德裕传》曰:“天河八年,李德裕置润州,奉诏安排宫人杜仲阳于道观,与之供给......”

仲阳,便是她的表字。

他被放归故里之后,无家人,无儿女,无家可归,天下之大却没有她的家,只能住在道观,由官府供养。

杜秋娘在归乡时写了一首诗:

“红颜命薄实堪悲,况是秋风瑟瑟时。

深夜孤灯怀往事,一腔心事付阿谁?”

深夜孤灯,茕茕孑立,形单影只,她思念着先她而去的宪宗,思念着她抚养长大的李凑,恨自己不能为大唐拔除宦官这个毒瘤。恨自己不能为死去的大唐子孙讨一个公道。

思念何时休?此恨何时已?

死时方始休,归去方可已。

杜牧31岁那年曾经经过镇江,见到过杜秋娘,当时的杜秋娘“穷且老”。杜牧对歌妓从来都是尊重的,她诉说起平生时,杜牧在旁边静静的倾听着,回去后,便写了一首《杜秋娘诗》介绍了她的生平,抒发了自己的情感,也让杜秋娘能够为后人所知。

其中有三句,诗虽简,但让人能深切地感受到她晚年贫困潦倒的光景,不胜唏嘘。

“归来四邻改,茂苑草菲菲。

清血洒不尽,仰天知问谁。

寒衣一匹素,夜借邻人机。”

那个生如夏花的女子,晚来却穷困潦倒,她回想着自己与大唐一般浮浮沉沉的一生,欢乐孺慕有过,虚荣功利有过,万念俱灰有过,寸寸相思有过,切肤之恨有过,穷困潦倒亦有过。

罢了罢了,人生如梦,就此归去。

本站只为传播信息,不对所发布的内容本身负责。如有版权及其它问题,请联系站长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