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制晨报官网,国家发改委新型城镇化 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 经济与法 > 正文

“大工匠”是这样炼成的(逐梦)

      日期:2022-01-22 07:46:54点击:
导读: 生长在南方,他却独自一人从广西跑到东北立业成家;  同辈人多以农耕为业,他却迷上为故障机器诊脉,一次次从蛛丝马迹里精准找到机器的病因;  这个当年光着脚丫在大山褶皱里放牛、勉强读完初中的孩子,一
 生长在南方,他却独自一人从广西跑到东北立业成家;
 

  同辈人多以农耕为业,他却迷上为故障机器“诊脉”,一次次从蛛丝马迹里精准找到机器的“病因”;
 

  这个当年光着脚丫在大山褶皱里放牛、勉强读完初中的孩子,一路刻苦钻研,成长为一名电气调试专家,获得全国技术能手、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。
 

  他叫罗佳全,现为本钢集团机电安装公司的电气调试高级技师。
 

  一
 

  罗城仫佬族自治县东门镇大福村大井屯,夹在广西北部九万大山缝隙间。罗佳全就出生在这里。
 

  罗家四个男孩,罗佳全排行第三。大哥在生产队劳动,二哥在县城读书,弟弟还小,小佳全必须在照看侄女、每周给生产队放一天牛和上学间做出选择。倔强的罗佳全竟然能全部兼顾:嫂子满月上工,他带着侄女上学;赶着几十头牛上山下山,小心看着牛儿别啃到别人家的庄稼……
 

  少年时,一门手艺无意间撞进小佳全的心:当电工的堂哥从大山那边把电线扯过来,家乡从此告别“油灯时代”,家家户户安上了电灯!这件事对小佳全的震动太大,甚至影响他的一生。“要当个了不起的电工”,那一刻就在他心中生根发芽。
 

  1979年11月,征兵的消息传进村。罗佳全偷偷跑到大队报名、体检。很快,一则入伍通知书将喜讯传遍全村。
 

  父亲很支持,他说:“好男儿就是要报效国家!”瘦小的母亲一路搭车,在夕阳西下时赶到城里火车站送别。她用衣袖拂去热泪,一把抱紧儿子:“妈妈没有什么送给你,对不起我的孩子,到部队上听首长的话,好好干!”
 

  泪别亲人一路北上,罗佳全坐五天五夜火车来到辽宁本溪。新兵训练,他听不太懂普通话,班长同样说不标准“右和后”,班长喊向右转,罗佳全向后转;喊向后转,罗佳全转向右。罗佳全不服输,央求班长夜里陪他练,一周下来终于“磨合”成功,助全班夺得优胜红旗。训练手枪打靶,罗佳全胳膊吊半块砖头刻苦练习,手腕肿得拿不住筷子,终于拔得头筹,成为出色的神枪手。
 

  1983年夏天,罗佳全所在部队集体转业。面对热门岗位的就业机会,罗佳全不为所动。部队领导不解地问:“你到底想干啥?”
 

  “我想学技术。还是有门手艺好。”
 

  部队领导劝了几次,执拗不过,便安排他去本钢工作。罗佳全入职后才知道,电工的精细项目竟然那么多,他索性“挨个学”。为了技术全面,他想去学电气设备调试,电调队队长不同意:“学调试至少是高中文化,你是初中文化,不够条件。”主管领导便安排罗佳全去电气设备安装班当班长,罗佳全硬是不去。领导火了:“你要不去安装班,就让你打更。”
 

  “那就打更!”罗佳全真就耐下性子,干了大半年打更。领导无可奈何地说:“看出来了,你还挺犟。”
 

  “我要学技术,你不让我学。”
 

  “你文化水平不够嘛。”
 

  “谁天生就会?学呗。”
 

  领导被罗佳全的坚持感动了,把他调到了调试班,由岗位能手王忠元带他。罗佳全学得认真,坚持在干中学、学中干,单位的大小活,他抢在先、干在前,不讲条件、不计代价。他参与冷轧厂总开关站的建设,白天跟着老师傅们学习,晚上同事们下班回家,他则从家里卷了铺盖、带了一兜子挂面回到现场,连续二十多天吃住在工地,拿着图纸对着电气设备元件逐一研究。师傅王忠元看他这么努力,也不回家,陪着罗佳全吃住在现场,教他电气设备调试本领。
 

  十多年时间里,罗佳全拜了多位师傅为师,学到了不同风格的绝招绝活儿。他至今记得,第一次跟刘瑞平师傅进行外线架线作业,大雪漫天飞舞,冷风像鞭子抽得人睁不开眼。电杆高十多米,阴面已经结了一层薄冰,但罗佳全当时并不知道。快爬到杆顶时,他脚下突然打滑,从杆顶一下滑落到杆底,肚皮上的衣服磨烂了,棉手套也磨开了花,两手掌心磨掉一层皮。罗佳全没打退堂鼓,强忍手掌剧痛,再次爬上杆头作业。这件事震动了师傅,此后师傅对他格外用心,把所有的绝招绝活儿都传授给他。
 

  “集百家所长”,罗佳全逐步成长为大家公认的技术“高手”。
 

  二
 

  2000年,因生产需要,本钢从外国进口了烧结机和主抽风机。外国专家布莱特从遥远的欧洲来到中国东北,负责设备的安装和调试。罗佳全带领全班工人给布莱特“打下手”,工作干得还算顺利。
 

  到了设备安装的时候,罗佳全发现外国产的电缆附件受过潮,上面有不少斑点,就通过翻译告诉布莱特:“这个电缆附件受潮霉变了,不能用。”
 

  “不可能!”布莱特一脸不以为然,还强调他们的设备质量“非常好”,不会有任何问题。罗佳全再三跟布莱特强调危险性,但布莱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。无奈之下,只能就这样进行调试。
 

  果然如罗佳全所料,随着电压升高,电缆接头“砰”的一声,坏了!
 

  布莱特瞪大惊恐的眼睛,一时束手无策!罗佳全急了,要自己想办法解决。“你解决不了。”布莱特断言:“在中国买不到替代产品。从我国运来材料,重新安装,这是唯一的办法!”
 

  “那可麻烦了!要报关,走审批手续,再绕半个地球运来,这得耽误多久?”工程总指挥冯建民焦急地说。
 

  事实上,它会影响整个工程。这个设备启动不了,高炉也要停,损失太大了!
 

  布莱特摊开双手:“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这样。”
 

  “我们自己做!”罗佳全的话掷地有声。
 

  “能行吗?”冯建民问。
 

  “能行!”
 

  所有人都将目光对准了罗佳全。有的信任,有的怀疑,有的半信半疑。
 

  晚上9点,罗佳全一头钻进漆黑夜幕,直奔他的工作间。
 

  罗佳全说“能行”,是有底气的。虽然只有初中文化的底子,可他从1983年开始,先后参加了成人高中、辽宁大学自考、本钢技校电工班、计算机班等一系列学习课程,还多次自费到南方的厂家学习电缆接头制作新工艺。有一次,罗佳全得知工厂制作电缆光纤接头需要雇请外人。他觉察到这项技术的重要意义,便立刻行动,在冬季挤出空闲时间,自费去上海学习。学成归来,他一天就为工厂制作光纤接头三百多个,节约了大笔费用。这次的项目,他志在必得。
 

  时间过得太快了:五个小时过去,罗佳全刚刚理出思路。
 

  时间过得太慢了:五个小时,仿佛比五个月都漫长,冯建民心急如焚。
 

  第二天早上,布莱特又催促冯建民:“不要白白浪费时间了,我们国家做的东西,他罗佳全怎么会做得出来?”
 

  时针指向上午10点。终于,罗佳全用单位的旧件东拼西凑,再加上自己的“高招”,做出了电缆接头。
 

  试验产品的时候,大家紧张得近乎停止了呼吸——再“砰砰砰”怎么办?
 

  紧张的试验完成,冯建民高兴得跳起来:“成功了!罗佳全成功了!”
 

  有人仍然怀疑:“不一定用得住呢。”
 

  我采访时,这个附件已经用了二十多年,仍在用。
 

  小个子罗佳全成为外国专家眼中的“技术巨人”。布莱特真诚地邀请罗佳全上本溪最好的饭店吃饭。尽管罗佳全谢绝了布莱特的宴请,他们的友情却更深厚了。
 

  三
 

  2011年6月18日,本钢建在丹东东港的不锈钢厂正在热火朝天地施工。突然,数千人紧张忙碌着的工地,停电了!
 

  刹那间,所有机电设备停止了运转,工地被迫停工。工地所在区域的普通用电也停了,正常生活受到干扰,点不了灯,洗不上澡。几批电力专家忙碌了两天两夜,还是找不到病根。
 

  天刚亮,罗佳全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。
 

  那时,罗佳全刚刚完成一桩紧急抢修,天快亮才回来。电话里,电调队队长仲聪林说:“佳全,知道你太累了,可集团领导点名让你去一趟东港,那里都停工两天两夜了。”
 

  罗佳全赶紧去班里交代一下工作,带上工具,匆忙驾车两百多公里奔赴东港。
 

  工地的检修人员介绍情况,判定故障点可能在靠近供电区域的地方。他们反复查找,怎么也找不到具体位置。
 

  罗佳全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,决定从电缆的另一端入手。他叫上搭档,带上脉冲检测仪,向前方一指:“我俩到那里查一下。”
 

  在此之前,抢修人员已经仔细查看了千余米电缆。罗佳全手指的地方,他们已查过多次。
 

  二人开车前行。罗佳全说:“我们现在往前走,我让你停车你就停车。”车子进入不锈钢厂厂区内,罗佳全突然示意停车:“大概在这个地方。”
 

  “不可能在这儿,我们都找完了。”现场的同志异口同声地说。
 

  罗佳全委婉而礼貌地说:“你们连续干了好几天,太累了。我刚来,我干一会儿吧。”
 

  罗佳全的身后,数千人的工地此时一片寂静,他眼前的一片芦苇荡却绿浪翻涌。罗佳全将目光锁定在那片苇叶荡漾的地方,对搭档说:“请指挥部调个抓钩机来,带斗的。”
 

  两个人坐进抓钩机,轰隆隆开进芦苇荡。罗佳全从容指挥抓钩机钩头伸进芦苇荡边的水沟里,向下挖。
 

  人越聚越多,他们都是几天来昼夜查找电缆故障的电力专家和技师。这个摇头,那个叹息。有人甚至背过身去,要“另寻出路”……
 

  在场的所有人,只有罗佳全一个人“固执己见”。
 

  抓钩机斗牙向下,插进泥土。挖一下,没有。再挖一下,还没有。也不知挖了多少下,抓钩机斗再次抬起时,罗佳全兴奋起来,指着沟底道:“找到了!”
 

  人们惊奇地盯着抓钩机刚刚挖过的地方。众人注目处,受伤缆线豁然呈现!
 

  “老罗太厉害了!”
 

  “神啦!”
 

  人们欢呼起来,赞不绝口,把罗佳全团团围住。
 

  工地上的领导竖起大拇指,赞扬罗佳全:“急难险重冲得上去,关键时刻能解决大问题!”
 

  四
 

  俗话说:“教会徒弟饿死师傅”。罗佳全对此不屑一顾。
 

  仲聪林告诉我:“罗佳全给年轻人传授技术,真的是毫无保留。新来的大学生问什么,他都会认真教。咱们单位一线的职工,几乎个个都被他传授过技术,他带出的徒弟个个出类拔萃。现在他的徒弟,不少已经到领导岗位和技术管理岗位挑大梁了。”
 

  “苗子再好,没有五年以上时间,也培养不出一个好的调试工。”罗佳全的徒弟李天会深有感触:“师傅手把手教我,边干边讲解,然后才指导我上手干。一有空闲时间,师傅就结合现场实际,耐心细致地给我讲解电气调试的每一个细节。”如今,罗佳全的徒弟李天会、焦春华已经能够独当一面。许多徒弟都在技能上有了质的飞跃,成为电气调试能手。
 

  罗佳全自己也从未停下学习的脚步。他把工资省下一大块用来买书,把居室腾出一大半用来摞书。有一次,他带领徒弟去沈阳学习,出发前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犯了。他从家里碗柜拆下一块木板,垫在身下继续开车前往。听课时疼痛难忍,他几乎站着把五天的课程学完。徒弟李天会眼含泪水对师弟们说:“师傅快要退休了,还这样拼命学习,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呢?”
 

  罗佳全创造了奇迹——他以初中文化的单薄底子,被破格评为高级技师,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技术能手、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,成为技能专家、领军人才。
 

  今天的成就背后,罗佳全下了多少功夫,外人很难想象。他的左手小手指,因为常年以相同的姿势拧螺丝,已经落下病根,平时也只能弯着。
 

  如今,罗佳全在行业里已有所成,却一直不忘初心,心系本钢,心系祖国。
 

  单位派他去外国调试援建项目,他在那里遇到一名商人。商人见罗佳全人好、技术精,开出十倍薪酬让他留下,罗佳全果断拒绝。国外一家炼钢厂开出的薪水高得令人咂舌,罗佳全仍不为所动。挖他的人踏破门槛,罗佳全一一答复:“我哪也不去,我要永远扎根在本钢、扎根在中国。”
 

  2020年11月24日,在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,罗佳全现场聆听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,激动得热泪盈眶。2021年,他又摘得“中华技能大奖”。
 

  今天的罗佳全,虽然接近退休年龄,依然白天一头扎进工作现场,直到夜幕降临;或者,披星戴月起程,在夜色里迎来又一个充满期待的黎明……
 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2年01月22日 08 版)

cm

返回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招聘启事 | 免责条款 | 广告服务 | 投稿通道 | 专家团队 | 工作人员查询 | 联系我们 

版权所有:法制晨报网,中国北京讯闻
客服电话:010-69960698 邮箱:1057802431@qq.com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京ICP备20000290号|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京)字第16247号
全国公安网络备案:11010802030821  电子邮箱:1057802431@qq.com
信息支持:中国城市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法律顾问:北京赵作明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作明联系电话13120206881 技术支持:法制晨报网
免责声明: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。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 请联系本网客服,我们将尽快处理,谢谢合作!

回到顶部